減負,把時間還給教師和課堂


 

近日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》。文件指出,中小學教師負擔過重,成為廣大基層教師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。教師是教育的第一資源,減輕教師的額外工作負擔,尊重教師專業發展規律,關系到現代教育管理體制的建立,關系到尊師重教氛圍的確立,更關系到高質量的教育事業發展。(2019年12月19日中國青年報)

教師的崗位在學校,職責是教書育人。但是,不知從何時起,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開始侵染校園、深入課堂,甚至愈演愈烈,廣大教師有苦難言。不少老師說,正常的教學任務原本就很緊湊,但是校園里的各種檢查、評比、考核、調研,還是見縫插針。有的地方,在特殊時期還要求老師停課以完成有關部門下達的行政指令:參加諸如交通秩序維護、下鄉扶貧攻堅、值守水庫堤壩等工作,不一而足。大家不禁要問,諸如此類社會事務頻繁涌進校園到底合不合適?究竟什么才是學校的工作重心,老師的工作重點又是什么?

前不久,湖南湘西一位鄉村女教師李田田因在微信號發布文章《一群正被毀掉的鄉村孩子》,表達了對扶貧工作占用教師大量時間精力,進而耽誤正常教學的不滿聲而引發了全民圍觀。李田田老師沒有受到教育部門的問責,并且受到湘西州委書記的肯定。當地紀委監委很快成立了調查組,迅速查明了有關情況,并表示將整頓一切形式主義的檢查,教師有什么意見、好的建議,支持公開發表,他們也會及時調查解決。

李田田老師引發的輿論事件,或許就像人們說的那樣,她就像一個撕破“皇帝的新裝”的懵懂小孩,但“教師減負20條”卻如一場甘霖,來得如此恰到好處。

“確保對中小學的督查檢查評比考核事項在現有基礎上減少50%以上,清理后保留的事項要實行清單管理。”“對城市創優評先任務,原則上不得安排教師們上街執勤或者做其他與教師職責無關的工作。”“提升數據采集的信息化水平,要健全各類教育信息數據庫,努力做到一次采集、多次使用,讓信息多跑路,教師少跑路。”...... “教師減負20條”直面教師減負這個大課題,不僅回答了“減什么”,還就“為何減”“怎么減”“誰來減”等具體問題進行了細致的謀劃,具有很強的指導性和操作性。

當務之急是制度落地見效。我們知道,教師負擔過重是一個長期累積的問題,既有教育系統自身原因,也有治理體系不完善和治理能力不足等深層次原因,但問題的根子還是出在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上。各級黨委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要根據“教師減負20條”,因地制宜地進一步細化,同時要加強與學校、社會與教師等諸多主體的攜手合作,讓文件能夠落地見效,讓教師早日嘗到甜頭。

過重的教師負擔讓教師身心疲憊,也影響中小學生的健康發展,還影響學校的優質發展。我們相信,“教師減負20條”這一“基層減負年”最濃墨重彩的收官之筆,一定能夠把原本屬于教師、屬于課堂的時間還給他們,并助力中小學教師“輕裝上陣”,繪就出教師潛心教書、學生安心學習的精彩畫卷。

(作者簡介:郭偉清,井岡山大學黨委宣傳部干部,江西教育網特約評論員。在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《江西日報》等媒體刊有作品數篇。)

編輯:吳永亮  審核:羅運鋒

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反映任何江西教育網的觀點。(摘自江西教育網)